移至主內容

Test-「永續利用」教育觀能夠引領人類過渡到永續的未來嗎?2

動物倫理
文/
關懷生命協會動物保護教育扎根計畫召集人 萬宸禎

「永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延續至今,不僅是環境倫理學的主流思維,也成為社會普遍的價值觀。筆者檢視南一、康軒以及翰林三家出版社在2008年版本延用至今的教科書,「永續發展」也是環境保護、動物保育教育相關課程的核心價值。

環境倫理與動物倫理

環境倫理學從一九七○年代西方哲學開展,人們開始意識到因人類自我中心的生活方式讓大自然生態系的運作出現種種環境問題,開始反思人與自然環境的關係,應如何讓環境資源對人類自身與未來世代的生存需求可永續利用,而開展出對環境生態的關懷,以及各種保護環境的政策以因應各種大自然出現的危機(吳育璘譯,2005)。  「永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延續至今,不僅是環境倫理學的主流思維,也成為社會普遍的價值觀。筆者檢視南一、康軒以及翰林三家出版社在2008年版本延用至今的教科書,「永續發展」也是環境保護、動物保育教育相關課程的核心價值。人類社會化的進程,學校教育為建構思想、社會規範以及行為的場域。但當普遍的人類從兒童期進入正式教育系統開始,教育的主流價值和生活實踐隱藏著不對等的人-動物的權力關係,是否遮障了我們原本得以洞見大自然環境、動物、植物以及自身存在的內在價值?  以維護人類自身利益發展的環境關懷行動已歷經數十年,但科學界發現整個生態系面臨的災難與危機有逐年增加的趨勢。若學校正式教育繼續教導我們的孩子「永續利用」的教育觀,真正能引領人類自身與未來世代過渡到「永續」的未來嗎?

  • 檢視課程中環境倫理與動物保護的課程
  • 尊重動物保育及同伴動物保護的課程

強化人類中心主義永續利用資源的課程

筆者檢視《自然生活與科技》除了人類中心主義永續利用為教學的核心價值,沒有其他環境生態倫理學的價值觀,不僅限制了學校教師教學的理念,忽視學童認識自然生態與動物生命的原貌,更嚴重的是引導學生建立生態系與動物為人類所利用的資源的教育觀是否為教育上的偏誤?筆者整理出六點面向提出討論:

  1. 基因轉殖、基因改造為生態系無法逆轉的傷害
  2. 沒有任何一種動物或海洋生物的生命為人類理所當然的食物
  3. 造成外來種生態危機的「生態殺手」是人類自身
  4. 不把昆蟲從棲地捕捉囚禁在飼養箱觀察

 

H2大標題字級

H3標題字級

H4標題字級

 

環境倫理與動物倫理道德上的反思

康軒《自然生活與科技》引導學生從環境倫理道德思考,如:校園生態的觀察課程設計引導學培養觀察的能力,請兒童思考哪些植物是動物的家;或提出「人類是否有權利讓其他物種走向滅絕,當代的我們是否可以恣意破壞地球,卻讓子孫承受後果?」課程內容以引導學生反思人類過度利用自然資源造成的危機。課程可提供更多元的環境倫理、動物倫理的論述,以引導學生對議題產生更深入探究與省思。